游戏公司服务条款中未约定管辖法院,法院裁定玩家所在地法院具有管辖权

2021-04-07 19:06:54 阅读
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均未主张约定管辖,亦未提供相应约定管辖条款证据,故本案应当按照法定管辖原则确定管辖。因本案张某2主张退还游戏服务费属于货币给付之诉,故其住所地安岳县应推定为合同履行地,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法院作为本案合同履行地法院具有管辖权。
广州网游律师
霍尔果斯新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张某2确认合同无效纠纷管辖民事裁定书
  案由:民事>合同、准合同纠纷>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网络服务合同纠纷
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川20民辖终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霍尔果斯新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2。
  第三人:张某1。
  法定代理人:张某2。
  上诉人霍尔果斯新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某2、第三人张某1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法院(2020)川2021民初152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8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霍尔果斯新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诉称,此案案由认定错误,本案系网络服务合同纠纷。安岳县人民法院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对本案进行立案,在民事裁定书中明确本案中涉案的合同系以信息网络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本案中涉案的合同,并非一审法院认定的以信息网络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而是网络服务合同。因此,一审裁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认为一审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系适用法律错。在本案中,被上诉人在起诉状中主张,第三人冒用被上诉人身份信息玩游戏并充值游戏费用。这是典型的网络服务合同的特征。假设该主张成立,那么上诉人提供的显然是网络游戏服务,而不是出售商品。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就是被告退还原告游戏服务费,由此可见,被上诉人自己也承认该交易的性质系服务,而不是购物。因此,本案系网络服务合同纠纷,应当按照网络服务合同的相关规定确定管辖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接受货币一方是上诉人,因此,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和被告依据地均是上诉人住所地。综上所述,本案应当由上诉人住所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故上诉院撤销一审裁定,将本案依法移送至霍尔果斯市人民法院管辖。
  被上诉人张某2辩称,本案实际是张某1冒用张某2名义在注册游戏时与上诉人签订的合同,张某2仅是形式上的合同当事人。而张某1是未成年人,不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张某2也未对其行为予以追认,故不应受合同条款的约束,约定的管辖条款无效。本案起诉是要求确认合同无效,一审法院确定的“确认合同无效纠纷”案由是正确的,上诉人称应确定为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不能成立。
  本院经审查认为,在一审中,原告张某2以“第三人张某1作为未成年人,未经其同意和授权,冒用其身份信息在被告公司经营的游戏平台中玩游戏并充值玩游戏,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不相适应,作为监护人对张某1的行为不予追认,故第三人的涉案行为应属无效”为由,请求确认原被告双方的游戏服务合同无效并请求退还游戏服务费,故一审法院根据张某2诉讼主张确定本案案由为确认合同无效纠纷并无不当。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均未主张约定管辖,亦未提供相应约定管辖条款证据,故本案应当按照法定管辖原则确定管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之规定,因本案张某2主张退还游戏服务费属于货币给付之诉,故其住所地安岳县应推定为合同履行地,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法院作为本案合同履行地法院具有管辖权。
  综上,霍尔果斯新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二O二O年八月十二日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不慎触及到权利人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游戏公司已退回部分充值款,法院准予未成年人父母撤诉
下一篇:最后一页